logo

导航

貝爺在他面前都是渣渣!最強日本兵野外生存30年,主食牛肉打遊擊戰

By 侯猛 - 檢舉

1974年3月9日,是極具歷史意義的一天。這一天,日本的穀口義美少佐在菲律賓的盧邦島上向小野田寬郎少尉宣讀投降命令,後者成為最後一位按照上級命令投降的日本軍人,此時距離二戰結束已經接近29年,而在這之前,這位鋼鐵士兵一直孤身一人在荒島上戰鬥著。

小野田寬郎和普通殘留在太平洋島嶼上的日本軍人不同,他在日本陸軍中野學校(日軍培養間諜的機構)接受過系統的情報戰、遊擊戰訓練,具備一定的野外生存技巧,並得到明確的命令在敵後展開遊擊戰,在盧邦島上的接近30年時間中一直保持健康的身體狀態和旺盛的戰鬥力,他的經歷也成為世界戰爭史上的一大奇跡。

■小野田寬郎(1922.3.19-2014.1.16),這是1944年12月他在開赴菲律賓前線之前的照片,當時作為見習軍官還戴著曹長的領章。

小野田寬郎1922年生於日本和歌山縣,17歲中學畢業後進入島田洋行貿易商社工作,隨後被派駐中國漢口。1942年入伍之後,小野田曾在中國南昌服役,1944年1月受命返回日本,因會說一口流利的中文在8月被徵召前往陸軍中野學校接受特訓,12月抵達菲律賓盧邦島,任務是指導當地的警備隊與即將登陸該島的美軍進行遊擊戰。

1945年2月28日,美軍在盧邦島登陸,僅花了4天時間就剿滅了島上日軍有組織的抵抗,小野田寬郎等殘餘的40餘名日軍逃入山林展開遊擊戰。到第二年3月,藤田好雄伍長等9名日軍下山向美軍投降,島上僅剩小野田寬郎少尉帶領島田莊一伍長、小塚金七一等兵和赤津勇一一等兵4人所組成的“小野田部隊”繼續執行潛伏作戰任務。

1949年9月,赤津勇一向菲律賓軍隊投降,島田伍長和小塚金七先後於1954年5月和1972年10月在與菲律賓軍警的交戰中陣亡,小野田寬郎最後孤身一人堅持作戰。在日本投降後的20多年時間裡,面對美軍和菲律賓政府以及日本國內趕來的數支搜索隊的無數次勸降,甚至是自己父母兄弟姐妹的親身呼喚,小野田寬郎都偏執地認為“神州不滅”,日本不可能戰敗。直到1974年3月,在日本探險家鈴木紀夫的幫助下,小野田當年的上司谷口義美少佐親自來到盧邦島上當面向其宣讀投降命令,小野田寬郎因此成為最後一位按照上級命令投降的日本軍人,此時距離他初次抵達菲律賓已經過去了接近30年時間。

■盧邦島鳥瞰圖,該島位於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西南115公里,面積192平方公里。由於地處熱帶地區,島上多丘陵山地地形,氣候濕熱,植被茂盛,物產豐富,因此非常利於小野田寬郎等人進行叢林遊擊戰。

■1945年2月28日,美軍對盧邦島發起進攻,圖為向海岸發起衝鋒的美軍登陸艇。島上的日軍守備隊很快戰敗,以小野田為首的40多名殘存日軍逃入密林中展開遊擊作戰。

■1946年3月,躲藏在盧邦島山林中的藤田好雄伍長等9名日軍接受了美軍的勸降,下山投降,而小野田寬郎等4人則堅持潛伏作戰。

■1949年9月,在與小野田寬郎少尉、島田莊一伍長和小塚金七一等兵一起共同生活戰鬥4年多之後,一等兵赤津勇一向菲律賓軍隊投降。圖為返回日本國內後的赤津,他是4人當中最早脫離小野田部隊的日本兵。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top

喜歡就加line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