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問題

2018年2月更新。

謝謝大家對我身體狀況的關心;雖然沒什麼實質上的改變,但也沒有什麼更嚴重的狀況出現,滿足。

熊孩子今年更熊了,故意砸碎了一個存放茶葉的器具,我不知道多貴或是多珍貴,反正我爹臉色不太好;然後我收繳了熊孩子的一份壓歲錢,愉悅。

以下為原答案。

親戚裡有個臭名昭著的熊孩子,和一對熊家長。拐幾個彎算下來,基本和我們家沒什麼血緣關係,平時也不聯繫;但每逢年過節,這一家子都要上門來走親戚,攔也攔不住。

小兔崽子砸過我哥的遊戲機,塗過我姐的作業,摔過我爺爺的煙斗。大吵大鬧長得還醜。

每年聽說他們一家要來,爺爺就開始通知大家管好自己東西,做好相應防範措施。

我只想這一家子永遠消失在我家客廳裡。

我是我們家身體最差的一個,腸胃藥過敏藥感冒藥退燒藥哮喘藥各種藥不帶停的。尤其過年期間,大吃大喝還熬夜,每天都把藥備著。

某一年,聽說熊孩子和熊家長要來,我在客廳茶几上整整齊齊擺了一小箱藥,哮喘藥和心臟藥放在最顯眼的位置。茶几上還放了一條耳機。

熊孩子來了,坐了每幾分鐘就去摸我的耳機。我爸擔心地看了我一眼,我不吭聲,裝沒看見,繼續虛情假意地和熊孩子她媽談笑風生。

哢一聲,耳機斷了。

哐一聲,被扔地板上了。

全場寂靜,除了熊孩子和她媽。

作為全家最不好惹的人,我坐著使勁踹了一腳茶几,然後站起來就要發火。

“這耳機他媽五千多⋯⋯”

然後我開始喘氣,捂住心臟,扶著沙發靠背。

不停喘氣。伴隨刻意模仿的含混不清的哮鳴音,以及因為那一腳迅速拉高的心跳。

那是我人生演技的巔峰。

熊孩子開始哭,她媽撿起來耳機試圖復原。

我爹鐵青一張臉瞪著他爹。

我媽迅速找到藥扔到我手上。

我哥坐在沙發角落偷笑。

啊人生真美好。

熊孩子被他媽著所有人的面揍了一頓。熊孩子嚎泣的聲音,被打的聲音,他媽罵人的聲音,和我痛苦的喘氣聲。

之後我再也沒見過這家人在我家出現。

後來在別的場合見過。別的親戚偶爾關心我的身體,熊孩子媽的表情就特別精彩。

耳機是我哥自己坐斷的,我只是拿劣質膠水稍微修復了一下。

當然我也被我爹媽罵了,裝病。

也被誇了,演技挺好。

全部回答
熱門問題推薦
寫評論 49 20051
創建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