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問題

一般一個熊孩子背後都有一個或者至少一個熊家長。所以,有效治理熊孩子的方法,不是說教,不是以暴制暴,而是將自己和熊孩子的矛盾轉移到熊孩子和熊家長之間。

下面講故事。。。。。。。

一次火車上,一個熊孩子非要奪我的ipad玩,我不給,他就鬧。我並不認識他。沒辦法,我就想找他父母。

扭頭看,他爸在跟一幫人

打!牌!那!

他媽呢?在車廂交界處

練!瑜!伽!!!

我意思是你看你孩子搶我東西就看著熊孩媽媽。

誰知道熊孩子媽媽特別和藹可親的對他說,

寶貝,好好跟阿姨說,讓她把ipad給你玩一下。

於是我假裝打電話,一邊打電話一邊把ipad收起來了。小孩和他媽跟我說話一律假裝沒聽見。

小孩媽媽帶著他在一邊指著我說,

她好摳門,

她好沒有禮貌,

她好沒有愛心,

這麼惡的婆娘將來也不知道有沒有婆家要哦,

將來生個娃也不知道能教育成啥樣哦,

她ipad可能不是自己買的

……

都是些車咕嚕話說來說去為的就是刺激我。

這時候列車員推車過來。買零食,我買了點自己吃的。熊孩子這個時候也開始找他媽要了。說來也巧,當時乘務員說還有霜淇淋問我需要不需要。我當時不知道怎麼的就特別想吃冰的。高鐵上霜淇淋只有一種,哈根達斯的,多少錢一盒我忘記了。要了一盒,後來乘務員拿來,我開始吃。

於是,從我開始吃第一口的時候開始,熊孩子和她媽針對我的戰爭便轉為了熊孩子和熊媽的戰爭。

—“我要我要我就要!”

—“買買買,下車就給你買”

—“我現在就要!”

—“車上的太貴,下車一定給你買…”

……半個小時過去了,小孩差不多消停了。

正好乘務員又推車來了。乘務員好像在跟我打配合。我都懷疑這是不是一個新的行銷手段了,問我還要不要霜淇淋。帶著意猶未盡的回味和一種有趣的報復心理,於是我就又買了一盒。

我慢慢吃,帶著耳機,開著 IPAD,看著柯南,看的賊開心,同時還不忘慢慢嗦勺子。。。

那個熊孩子跟他媽一直到終點站還在哭……

我都覺得自己太殘忍了

全部回答
熱門問題推薦
寫評論 41 29487
創建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