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問題

不知道多貧算“貧乳”。歷史上至少有不少時代全民控小胸。

見我這個系列的文章:

忽大忽小:神奇女俠的迷之胸圍

PART1:

PART2:

歐洲從古希臘到中世紀,主流審美以小胸控為主。

借這裡貼PART3:

忽大忽小:神奇女俠的迷之胸圍「PART 3 豔名流芳中世紀」

本篇我們繼續追尋著神奇女俠/古羅馬月亮女神的名字“戴安娜”,來到中世紀。延續大而化之的粗放路子,只挑選中世紀的幾個小片段來講。

到了中世紀,大家很熟悉的那些歐洲列強的前身們就粉墨登場了,各領風騷若干年。在後面的篇章裡,它們會陸續登場。本篇,我們先說說中世紀的法國。

小胸繼續橫掃天下

法國這塊地方的國王和貴族們很早就開始引領歐洲乃至全世界的時尚,一直到今天多少也還是如此。那麼中世紀的法國流行什麼呢?一言以蔽之,就是

小胸繼續橫掃天下

中世紀的時候有一種很有趣的職業現在沒有了,就是吟游詩人。

他們到處旅行、采風、編故事、編曲子,有的時候就會被邀請到貴族的城堡裡,把編好的故事唱給貴婦人、小姐們聽。沒錯,吟游詩人就是中世紀的段子手。

在12世紀的時候,法國這塊地方就流傳著一本吟游詩人故事集,叫做《洛西蘭的加林》(Garin le Loherain),是一本很黃很暴力的小黃書,書裡就說到“

堅挺、雪白,像兩粒蘋果

”的乳房才是好看的。不是西瓜哦,是蘋果。

(△洛西蘭的加林)

12至13世紀的法國地區還流傳著另外一本傳奇故事,叫做《烏開山與倪高來情史》(Aucassin et Nicolette),裡面是這麼寫的:“

小而堅實的乳房,像兩顆圓圓的核桃般撐起衣裳。

(△烏開山與倪高來情史)

你看,蘋果、核桃,都很小啊。

從12世紀開始流傳下來的這些故事書、詩歌以及從中世紀中後期的那些油畫來看,從中世紀一直到文藝復興高潮的16世紀,法國男人喜歡的似乎始終是

乳房小而挺、身材纖細修長

的女人。

亨利二世和他的情婦黛安·德·波迪耶

而這種口味的代表人物,可能就是16世紀時的法王亨利二世(Henri II)。在中世紀,延續“戴安娜”這個名字的傳奇的,正是屬於這位亨利二世的情婦黛安·德·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

這是亨利二世(1519-1559):

這是黛安·德·波迪耶(1499–1566):

別被肖像畫上的樣子迷惑,請注意括弧裡的出生年月,黛安·德·波迪耶比他的情夫亨利二世整整大19歲。

看來,亨利二世似乎有點戀母啊。為什麼會這樣呢?看看他悲催的童年經歷就明白了:

亨利二世的母親逝于1524年,那時小亨利才5歲。第二年(1525年),亨利二世的國王老爹弗朗索瓦一世在一場戰役中被俘,作為釋放他爹的條件之一,剛剛失去母親的小亨利跟他哥哥就一起被送到西班牙當人質。臨行前,當時還是盧瓦河谷伯爵夫人的戴安·波迪耶代替他母親給了小亨利臨別一吻。後來的感情,大概就在這一吻中種下了種子。

人質一當就是四年。貴為王子,童年生活卻與孤兒無異。據說在西班牙做人質時,識完字的小亨利迷上當時流行的騎士小說《高盧的阿瑪迪斯》,在小說中那些貴族女性的身上尋找安慰。而當年給他臨別一吻的戴安·波迪耶的形象,越來越與書中完美貴婦的形象重疊在一起。

(△高盧的阿瑪迪斯)

後來,被釋放回國的亨利二世雖然娶了別人做王后,但估計從16歲開始,他就開始與35歲的戴安·波迪耶確立了婚外情關係。而那時戴安·波迪耶已是寡婦,丈夫已去世4年。

大家如果去法國旅遊,有機會的話應該去盧瓦河谷看一看一座漂亮的水上城堡,叫舍農索城堡(Chateau de Chenonceau)。這座城堡當年就是亨利二世送給他這位情婦的。

兩人的關係持續20餘年,直到亨利二世40歲時意外死亡才告終止。亨利二世是在為女兒的結婚慶典而舉行的比武中被對手的斷矛刺穿頭部,意外重傷死去的。就在這人生最後一場比武中,亨利二世的長矛上系著的也是戴安的彩帶,而不是王后的。

亨利二世迷戀這位戴安·波迪耶,迷戀到讓人把她畫到了各種畫裡。波迪耶的名字戴安(Diane),其實就是那個羅馬月亮女神的名字戴安娜(Diana)。於是

這位波迪耶夫人就在各種畫作裡專業cosplay戴安娜女神,以至於現在留下來的一堆16世紀中期的法國油畫裡面,月亮女神長得都一個樣,其實都是這位國王的情婦的樣子。

(△16世紀中期不少畫作中的戴安娜女神畫的其實都是波迪耶)

比如大家看這一幅當時楓丹白露畫派的畫作,叫做《戴安娜狩獵》( Diana Huntress):

畫中的波迪耶cosplay正在狩獵的戴安娜女神,身材非常健美。

這幅畫的成畫時間大概在1550年到1560年,也就是說畫中人實際已經至少五十歲了,完全看不出來吧?波迪耶駐顏有術,據說六十歲的時候看起來還跟三十歲差不多。在這幅畫裡,五十多歲的波迪耶幾乎還是少女身材,尤其是乳房,少女般的小而挺。

小而挺

這小而挺的乳房,完全符合當時法國男人的審美標準。亨利二世就非常迷戀波迪耶的乳房,據當時旁人的記載說,“國王不時地觸碰著波迪耶的胸部,深情地注視著她,仿佛訝異於自己的意亂情迷。”

(△美劇《風中的女王》中Anna Walton飾演的波迪耶)

為了迎合這種審美口味,當時的法國貴婦們為了“

不讓

”自己的胸變大,想盡一切辦法。貴婦們一般都有自己的

減胸秘方

,不是豐胸秘方,正好相反,減胸秘方—— 把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混合在一起抹在胸上,試圖讓胸變得小而挺。當時的貴婦們用過的奇奇怪怪的東西有:珍珠粉、豬油、鴿子糞、癩蛤蟆的眼珠……為了讓胸變小一點,都很拼啊。

往兩側分開

其實,當時法國男人的口味不但要小而挺,而且還得

往兩側分開

。很奇怪吧?跟現在要拼命擠出事業線這種口味完全是相反的。

再拿出個代表人物,16世紀後半葉當上法國國王的亨利四世(1589–1610):

(嗯,老外真討厭,名字都取成一樣的。)

亨利四世有個情婦叫做加百利(Gabrielle d'Estrées),這一位的樣子估計大家就很熟悉了,盧浮宮裡有一副名畫叫做《加百利和他的一個姐妹》(Gabrielle d'Estrées et une de ses sœurs),大家應該都見過:

這幅相當怪異的畫裡,有兩個長得很像的裸女,據推測她們是姐妹倆,左邊那位捏著右邊那位的乳頭,這一位被捏的,她就是亨利四世的情婦加百利了。她們姐妹兩個的乳房形狀就是最符合法國男人口味的:

小,而且向兩邊分開

兩個階級的乳房

那時的法國貴婦們為了保持這樣的乳房形狀,生了孩子之後都不敢自己餵奶,而是把孩子交給奶媽餵養。奶媽們當然是來自下層的平民。事實上,負責給這些貴婦們奶孩子就是當時法國乃至全歐洲底層婦女的謀生手段之一。

所以在那時的法國,

乳房是分階級的

。它有兩種,一種是供男人欣賞的、堅挺的、小的"

上流社會乳房

";另一種是奶媽那種巨大的、分泌乳汁的、哺育小孩的"

下層社會乳房

"。今天的宅男們欣賞的巨乳,在當年的法國貴族男人眼裡,恰恰是很難看、很低級的。對於那時候的法國貴族男人來說,巨大的胸部與性感完全沒有關係,而只跟哺育孩子有關。

最能代表這種階級分化的,還是一幅黛安·波迪耶的畫,它是法國畫家克盧埃(François Clouet)的作品:

這幅畫裡,黛安·波迪耶坐在浴缸裡,左邊就有一位奶媽正在奶孩子。這幅畫上,大家看到的就是兩個階級的乳房的鮮明對比,右邊的黛安·波迪耶是小而堅挺、左右分開的上流社會乳房,跟前面那幅畫很相似。而左邊的這位奶媽就是巨大渾圓的下層社會乳房。

唉,我這種當代宅男真的好難理解那時候的法國啊。

宅男女神蒼老師如果穿越回中世紀的法國,那就是標準的勞動婦女形象啊。

所以中世紀法國對乳房美的標準,跟現在我們身邊可以看到的主流審美差別真的挺大。至少我認識的身邊那些宅男們是不太會喜歡法國貴婦那樣的胸部的,他們喜歡的好像都是蒼老師這樣的。

文化塑造審美?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我們跟古人地差別那麼大呢?

關於這一點,社會學家、人類學家有個說法。他們說很簡單啊,審美這個東西是文化和觀念薰陶出來的,古往今來從來都沒有統一的標準。就拿女性的身材來說,西方古羅馬人喜歡苗條的,我們東方古代唐朝人就喜歡珠圓玉潤的,然後我們這些唐朝人的後代喜歡的又變成苗條的了。為什麼呢?因為不同的國家、民族,不同的時代,文化都不一樣。

比如在革命年代,就流行

濃眉大眼國字臉

,因為

濃眉大眼特別能表達革命的那股熱情、那股正能量

。這是那時候文化的需要。所以革命的文化就塑造出革命的審美。

(△樣板戲《智取威虎山》中濃眉大眼的楊子榮)

而現在,年代不一樣了,於是濃眉大眼就未必受歡迎了。

(△徐克版《智取威虎山》中的楊子榮)

文化造就審美,社會學家們這種說法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但是,我總覺得,這種說法是不是把文化的作用給神話了?難道文化這個東西就是個傳銷洗腦大師,想讓我們愛上什麼我們就愛上什麼嗎?

文化 v.s. 本能

我在前幾part裡提過,在人的眼睛裡,身體某一個部位是美的或者是醜的,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身體傳達出關於生殖能力的某些信號。人怎麼去解讀這些信號的確會受到文化的影響,但是這種改變必定有限,不可能跟我們生物的本能完全違背。

比如,有的時代流行細得一手可握的細腰,有的時代又流行圓潤一點的腰身,這可能的確是受文化影響,”楚王好細腰,宮女多餓死“嘛。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幾乎在任何時代、任何文化下都不太會大面積地流行水桶腰,因為水桶腰是代表身體不健康的強烈的生物信號,這是我們從本能上排斥的,

文化再強,也不可能完全跟本能反著來。

再比如乳房的審美,忽大忽小,但是任何時代都不可能流行一邊大一邊小,因為身體的不對稱是一個非常強烈的表示身體不夠健康的信號(請參看part 1)。

所以我的觀點是,

文化對審美的塑造,其實只能讓我們的審美圍繞著我們本能的、生物性的、天生就有的這個審美觀上下波動而已,而不可能偏離它太遠

越是與我們的本能有關的審美,像對人體的審美,其實文化的影響就越有限;越是離我們的本能遠的,文化的作用就越強大。

比如對一個瓷器的審美,宋代愛素雅,元明愛青花,乾隆時代五顏六色,文化對這種東西的影響,可比對"胸大一點還是小一點"強太多倍啦。

這就是我們說完中世紀法國之後引申出來的一點點小規律。

本篇就到此為止,下一篇我們接著說文藝復興,其實剛才說法國16世紀的時候就已經涉及到了,然後再接著聊風起雲湧的大航海時代、大革命時代。

文:

一點私貨,我2020年出版的新書:

269 0
全部回答
熱門問題推薦
寫評論 19 269
創建提問